凤闺记-第244章 情面
更新时间:2018-05-16  作者: 小阿毒   本书关键词: 言情 | 古代言情 | 古典架空 | 凤闺记 | 小阿毒 | 小阿毒 | 凤闺记 
正文如下:
第244章情面

小说:作者:小阿毒

百度求有求必应!/read/128925.html全文阅读!求,有求必应!

明姝陷入了回忆,抬眼望着窗外,很是伤神接着道:“可是年幼的她们根本听不懂,贵人如何,逆贼之女又如何,她们亲如姐妹。那人无可奈何,开始教习她们一些生存之道,还有给她们从小灌输一些仇恨,说她们的亲人是如何杀人,是如何残忍的对待彼此的亲人,两个人依旧不为所动,他们为了让她们分开,便把一个带走,只留下另一个小女孩。

再后来,那伙人发现剩下的小女孩,不知她到底是贵人还是逆贼之女,但都对她尽心教导,让她学习权术,心学,并且给了她一个新的身份。

这个女孩后来长大后,的确出类拔萃,但还保持最初的善良,只是她很迷茫,不知自己究竟是谁,只能按照别人给她的身份继续生活。

天养育她的师傅告诉她,她是师傅的亲生女儿,那个师傅出自名门之后,家人被奸人所害,全都葬身火海,她也被烧得面目全非,不忍直视,可是她还是活了十年之久,她的身上一直溃烂流脓,她一直忍耐那些蚀骨的疼痛,从不喊一声痛。

但就是那一天,她忍无可忍,大限之期将到,那师傅便把那个小女孩叫到跟前对她说,我是你的亲生娘亲,养育你这些年,我本不想你牵扯仇恨,好好活下去。可是,我大限将至,心底总有遗憾。

你父亲,兄弟姐妹是逆贼所害,满门被烧杀,你要记住这笔血仇,向仇人讨回来!小女孩那时很懵懂,根本不想去报什么仇,可是,很多事超出了小女孩的想象和承受,她不得不走上复仇之路。

后来她终于想通,善良和忍耐是根本无用,别人一再的挑衅和赶尽杀绝,只会让仇恨的火焰升高。逃避和畏缩只会让自己陷入绝境,也许还会因此殒命。

要活下去,只能抗争,手刃那些欲将他们赶尽杀绝的仇人。如论以什么样的方法,先保证安全的活下去,才能走得更远,实现心底的抱负。”

穆语芝听了半晌,若有所思,见明姝脸色严肃,眼神焦灼,里面好似燃烧着仇恨之火。

顿了顿,见她目光里的火光消失,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你便是那个小女孩?”

明姝微笑摇头:“这是萧齐认识的一个姑娘的故事,我也是从萧齐那里听来的。”

“那姑娘现在处境如何?她会报仇吗?那她到底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吗?”穆语芝好奇的偏着头问道。

“她处境不算坏,报仇肯定是要报的,但她手无缚鸡之力,只能凭靠别的法子,我和萧齐也会帮她想办法。她的身世,连那些跟随她娘的人也分不清,她如何知道?

或许连她娘也是将错就错让她复仇也不一定。毕竟她刚出生就被人抢走,她娘又如何知道她长大是什么样子?她娘是她四岁的时候才出现的,谁知道被送走的那个女孩与她谁才是她娘的女儿?”

穆语芝很是震惊:“这也太荒谬了!如果那两个女孩的父亲真的是仇敌,她们互换了身份,又不知自己到底是谁,那么留下来的那个女孩就有可能被她娘的人利用去对付自己的亲人!这不是骨肉相残吗?世上竟还有这等怪事!

你且让萧齐转告那姑娘,无论她身上背负什么样的血仇,活下去最重要。何况她极有可能被人错认了身份,那么何苦去报那些她没有亲眼见到的仇恨,她被人诓骗也不一定!她真是太傻了!”

“我也觉得她很傻,可是她在她师傅临死前发过誓,定会替她师傅报仇,不死不休。她是个倔脾气,谁也劝不好的。说起来,其实萧齐的身世与你还有些渊源,你想不想知道?”

“什么渊源,你快说!“

“你哥哥的病逝的皇后是不是叫杨玉蓉?她爹是不是与前朝陈宫皇后杨丽华是兄妹?“

明姝见她兴起,才敢与她说破这件事。

“是,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因为萧齐与杨丽蓉是表兄妹,萧齐的娘是杨丽华的妹妹杨丽瑄。”

“杨丽瑄?可是我听萧齐说,他娘后来去道观当了姑子,这个杨丽瑄据杨玉蓉说,下落不明,可能死了呢。难道这当了姑子的人就是萧齐的娘?”

穆语芝不笨,听出了明姝话里的玄外之意,只差没有点破。

“对,他娘与他说的那个女孩的娘,就是同一道观的姐妹,他娘是那姑娘师傅的师妹。你的嫂子与萧齐是表姐弟。”

穆语芝点头,总算绕过来了,她点点头,又问道:“可我听说你小时候也在道观长大,你与萧齐的娘有什么关系吗?还有你说的萧齐认识那个姑娘就是你对不对?否则,你和萧齐的感情怎么这么好,宛如兄妹似得..”

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,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不是那姑娘,我在的道观叫云水观,本就不在一处,我和萧齐认识,是因为我父亲去寻我时,道观遇见山贼,萧齐恰好救了我。”

明姝只好胡乱扯远些,她现在说出来,早就知道穆语芝会有察觉,但也不重要,她现在身困在这里,哪里也去不得,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,她能跟谁说?

她跟她这般说,也是为了日后好利用她。

最起码,现在她们两个也算是一样的人。

“原来这样,难怪萧齐肯收留我,是看在我那死去的嫂子妃的份上。”

穆语芝没有继续追问,但已经听懂了明姝的话,她既然不肯承认,她也不好再追问。

“也不全是,当初是我坚持要救你。萧齐想着你肯定已经死了,不想冒险。”

“那要多谢你。”穆语芝笑起来诚心道。

“不必,我跟萧齐还有事情要办,就不多陪你,改日寻了机会我再过来。”

穆语芝起身送她出去。

萧齐与她上了马车,萧齐便问道:“你没事跟她说那些陈年旧事作甚么?难道不怕她猜透咱们的身份?”

“她能猜透,那也算聪明人,不枉我们救她一场。我还怕她猜不透呢,何况我说的不尽不实,犹如废话,她能猜出来就怪了,我只想告诉她好好活着,将心比心,她能想明白的。苏澈算什么?男人怎么及得上血仇重要。”

百度求有求必应!i.qiuxiaoshuo/read/128925.html,欢迎收藏!求,有求必应!

Copyright©求 ( 明智屋中文 wWw.MinGzw.Net 没有弹窗,更新及时 )

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