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世第一娇-第四百七十三章 出行
更新时间:2018-05-17  作者: 漫漫步归   本书关键词: 言情 | 古代言情 | 古典架空 | 盛世第一娇 | 漫漫步归 | 天师上位记 | 漫漫步归 | 盛世第一娇 
正文如下:
第四百七十三章出行

第四百七十三章出行

“怎么了?”何太平转身,看向薛世子,似有不解,“可有不妥之处?”

薛景瑜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精彩,青红交加的看向一脸淡然之色的何太平:“何大人,查内子的事情与我府中主人下人出行记录有何干系?何大人莫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!”

何太平闻言倒是笑了,伸手怕了拍薛景瑜的肩膀:“哈哈哈,薛世子不曾查过案,是以不太清楚,本官自踏入官场开始,就与大小案子打交道。你不要小看这府中主仆出行记录是小事,实则也是大事。本官还记得本官方才入仕的时候查的第一桩案子……”

对面的何太平滔滔不绝的说着,有何青天之名的何太平说起案子来自然不愁话题,没过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说起了第三个案子了。

薛景瑜脸色沉的快滴出水来了,谁当真对他所谓的案子有兴趣。也不知道何太平是真傻还是假傻,但不管怎么说,拒绝是不可能的了,且不说圣上那里说不过去,就说他无故拒绝,阻挠办案,这何太平一个不好说再捅到陛下那里去该如何是好。

所以,根本没有办法拒绝。薛景瑜不再开口了,走到一边,他知道接下来阻止不了何太平了,因为接下来,不管做什么,只要何太平一句“你不懂查案,查案应当……”这种话就能搪塞过去。

看来这怀国公府,何太平不翻个底朝天是不会罢休的了。薛景瑜走在一旁,目光落到前方的地面上,久久未曾挪开,放佛在想着什么。

长安府衙的官兵在他府里来回走动,府中的下人与主人都被带到了一旁,这次何太平甚至还带了宫中的女官来,为的就是特地搜查怀国公府的女眷。

“薛世子……薛世子!”有人在叫他。

薛景瑜恍惚了一下,反应过来,抬头看向叫他的人。

不是别人,正是何太平。

“你又有什么事?”薛景瑜脸色有些难看的回望了过来。

何太平对他难看的脸色只作未见,只是伸手拢了拢衣袖:“突然想起,来怀国公府还未曾拜访国公大人,所以,想请世子引荐一番。”

话真是说的好听!薛景瑜脸色发青:什么叫未曾拜访国公大人,分明是连父亲都想查一查。

“何太平,你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薛景瑜满脸不悦的站了起来,“家父避世多年……”

“就是因为国公爷避世,平日里见不到,某才想见一见国公大人。”何太平说着叹了口气,感慨不已,“想想何某已多年国公大人了,依稀还记得国公大人当年的风姿……”

何太平是个父母官,被百姓称为何青天不假,但能在长安城站住脚,可不是单单靠一个“何青天”就能站得住的,官场上的那一套,他并非不会。

“真是一套连一套,”薛景瑜走了两步,转头望来,冷笑,“何太平,你得给我个说法……”

“好说。”何太平哈哈一笑,收了冠冕堂皇的官话,后退一步,朝他行了个虚礼,“届时本官定然登门赔罪……”

哪个稀罕你的登门赔罪?薛景瑜一甩袖子,向怀国公府的后院走去,何太平连忙跟了上去。

晨光熹微,虽然才是初夏,但是天色亮的很早,不止长安城内一早就开始热闹了起来,就连远在千里之外,各州府官道之上,也一大早便有不少行人开始赶路了。

一辆驴车也在这群赶路的行人中。

一根拴着青菜的竹竿绑在驴的脑袋前,毛驴迈开腿向前奔跑,越是奔跑,越是吃不到那颗青菜,如此拴着,就是近在咫尺,有时候甚至还能碰到那颗青菜,但就是叼不进嘴里。

在一连串高头大马的而行的赶路马车中,这辆驴车倒是有些显眼,不少人皆回头向这边望来,还有人指指点点的想用马儿也这般试一试。

黄石先生嘴里叼着半块干馒头吃的一噎一噎的翻着白眼,接过一旁裴宗之递来的水喝了两口才好了一些。

他一边伸手在胸前顺气,一边感慨道:“几天前,我还在富庶的金陵看风月美人,吃上等美酒,今天就在这里跟你一起嚼干馒头,我真是自找的。”

一旁同样小口小口的撕扯着干馒头的裴宗之蹙了蹙眉,而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要看美人,我看镜子也是一样的。”

又来了!黄石先生不说话了,懒得搭理他,看向窗外。

虽说才是早上,但日头已经升的很高了,阳光洒了下来,落下一片光影,看着天就热。

“这个天……”黄石先生举着一把不知道哪里来的蒲扇扇了扇,“热,还要赶路。”

帮忙赶车的车夫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黄石先生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心虚,不再说话了。坐在外头赶车的车夫都么说什么,他这个坐在车里的再说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无聊的坐了一会儿,前头好像有两辆四架马车迎面遇到了,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通行,正在商议怎么个过法。

马车有单马拉的,也有双马拉的还有更讲究的四架也就是四马才拉得起的马车。一般这种四架的马车都是权贵富户自己造的,平日里的车马行几乎看不到。平日里路上鲜少看到一辆,没想到一大早竟有两辆,而且还迎面遇上了。

四架的马车本就比一般的马车要宽不少,两辆迎面相遇自然立刻就将路堵住了。

“这些权贵富户真是折腾,原本好好的就能走,现在倒是好了,走都走不了了。”车夫感慨了一声,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,前头还没有整理出一个说法来。

便在此时,坐在一旁不曾动一下的裴宗之突然开口问道:“这里是哪里了?”

“前头就是凤鸣山了。”车夫回了一句。

他是金陵车马行的车夫,初夏的时候正是金陵车马生意最好的时候,车马行里的马车都被雇走了,他一个赶驴车的便也去车马行里花了些钱,上个户碰碰运气。

哪知道运气这么好,才刚上户,就来了两个人,也不嫌弃他的驴车,一开口就是要去长安。走这一趟,自然路费是不会少的。够他们一家三口吃上个把月了,他自然立刻就接了下来。

真是两个怪人!哪个时候,车夫是这么认为的。而这种想法,在一连几天的相处下来,感觉更甚了。年纪大一些的嗦的不得了,年纪轻一些的不爱说话,有时候突然开口也会问一些很奇怪的话。

譬如什么两个时辰前经过了什么地方,昨日天气好不好,遇到过的路人生的怎么样等等。

总之就是怪人怪问题。眼下这个问题已经不算奇怪了。

现在在凤鸣山。他们去长安是出金陵走的是衢州府方向前往的长安。2k阅读网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 ( 明智屋中文 wWw.MinGzw.Net 没有弹窗,更新及时 )

漫漫步归其他作品<<女配修仙记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