味香-第1052章 冤枉
更新时间:2019-01-11  作者: 茶暖   本书关键词: 言情 | 古代言情 | 经商种田 | 味香 | 茶暖 | 茶暖 | 味香 
正文如下:
第1052章冤枉

第1052章冤枉

那人义正言辞,指着苏修远喝道。

考官顿时拧起了眉头:“当真?”

苏修远顿时傻了眼,回过神来之后,急忙站了起来,连礼都顾不得行,慌张辩解道:“没有的事,他扯谎。”

“身为书生,心怀社稷,岂能说那虚妄之言?我方才可是听的真真的,这人敲了一旁的门板,小声与我说话,询问答案,只说若我肯说,自会重金酬谢。”

“我乃应试的考生,平日里读的是圣贤书,自是知晓这公正二字如何写,便告知大人,好严惩这妄图徇私舞弊之人。”那人拱手,话说的也是越发响亮。

苏修远被人诬陷,自是气得不行,整张脸涨成了猪肝色,更是颤抖着说指着那人道:“你,你……”

忽的,苏修远眼前一亮。

此人换了衣裳,收拾的干净,让他方才一晃神间不曾认出来,现在才发现,此人不是旁人,正是与他先前住在同一个客栈,且起过争执的白庆书。

“从前与你起过争执,做对子你不是我的敌手,当时丢了脸面,所以今日便特地来污蔑我舞弊,你是何居心?”苏修远喝道。

白庆书脖子一梗,道:“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从未见过你,连你姓甚名谁都不晓得,如何会和你吟诗作对,何来报复和污蔑之说?”

“我瞧着你这是被我抓了个现行,所以想着找些托词来,好减轻了你的罪行?你未免想的太轻巧了,这里是贡院,最是公正严明之处,大人更是铁面无私,洞若观火,如何会受你蒙蔽?”

“你……”苏修远气得牙齿咬得咯嘣咯嘣响。

两个人一番的争执,这声音难免有些大,惹得周围也是侧目纷纷,到是有些觉得这两个人吵闹影响了答题,索性撩起衣衫,塞入耳中,接着安心答题。

“都住口!”考官喝道:“这里是贡院,岂能容你们放肆?”

苏修远与白庆书均是不再吵闹,到是那白庆书,恶毒的看了苏修远一眼,轻声道:“只是大人,此人行为阴险,往后不晓得还要做出什么舞弊行径,若是不处置,只怕是不妥。”

“你无需多言,本官自然晓得。”考官瞥了白庆书一眼,道:“既是你们各执一词,那本官自是要问问其他人。。”

说着,考官便要前去询问。

而那白庆书,刻意略提高了嗓音,道:“大人明察,此等败类,即便是肚子里有些墨水,上了榜单,往后也不是贤良之人,到是不如早些处置,免得占了真正品学兼优之人的名额。”

考官闻言,嫌这白庆书聒噪,道:“保持肃静!”

“是。”白庆书应了,垂手站在了自己号房的桌后。

苏修远厌恶的瞪了他一眼,心里却是十分欣慰。

去询问了旁人,自然也就能晓得他是被这白庆书诬陷,还了他的清白。

而那白庆书却是呵呵一笑,只等着看好戏。

考官前去询问旁边之人。

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不曾听到什么动静。

这点考官到是早就猜得到了,这号房虽说是敞开了门的,但也是有了相隔,听不到是正常事情,看来只能去近身的人问了。

因此考官只能去了离苏修远和白庆书两个人两侧之人,前去询问。

“可曾听到什么话?”考官询问。

“我……”那人犹豫了片刻,最后索性咬牙道:“听到了……”

“当真?”

“当……当真,只是听得不太真切,只听到他似乎低声说话,说什么帮他,酬谢什么的。”

“旁的就再也听不到什么了,请大人明察!”那人带着颤音,说完了这些话,随后赶紧垂下了脑袋。

时值考试,许多人心生畏惧是十分常见的事情,更何况又遇到这种事,许多胆小怕事的也难免害怕。

考官不以为然,又去白庆书旁边的人询问。

得到的,差不多是同样的答案,都说听得不甚真切,但隐约听到了“抄写”、“不会”等类的话。

这些字眼联系到一起,此事也就十分明了了。

“大胆,天子脚下,堂堂贡院,竟是生出这样的腌臜心思,想着靠金银换取前程,当真是可恶!”考官怒不可遏,抬手道:“来人!”

苏修远方才听到那两个人的言语,顿时惊得脸色发白,反应过来之后,喝道:“你们这是污蔑,陷害!”

“此言差矣,大家眼明心亮,自然分辨的出是非。”白庆书冷笑道,心中更是泛起一层又一层的冷意。

只提及了一句不要挤了旁人的名额,众人便会意除掉一个人,便能多一分上榜的可能,愿意给出一些莫须有的话出来,将这苏修远除掉。

果然众人都一样,披着儒学书生的皮,内里是一样的急功近利。

除掉了眼中钉,白庆书心中畅快,笑呵呵的坐了下来。

早已有人过来,打开了苏修远的号房,将人往外拖。

更有人已经写好了事情原委,让相关人等签字画押。

“大人,冤枉,冤枉……”苏修远几乎是哭嚎了起来。

考试时舞弊可是重罪,除直接逐出考场,这次会试不能参与以外,更是连续三届不能可靠,如此一来,几近十年的光阴却白白浪费掉了。

更何况是被人栽赃陷害?

“堵了他的嘴,带到一边去。”考官有些不满苏修远的撒泼胡闹,索性发了话。

“这是出了何事?”周尚书原本领着卢少业四处查看,听到动静,前来查看。

卢少业同行。

“回尚书大人的话,此人考场舞弊,妄图询问他人答案,现下已经查证的确属实,正打算将人带走。”考官说道。

“去吧。”周尚书没有过多询问。

毕竟舞弊之事,虽说历年来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,更是一次比一次加重惩罚,但到底是重利在前,许多人总是愿意铤而走险。

夹带字条、纸张,考场之上请他人代笔,或者妄图寻人问题的,可以说每次会试之时,都会遇到,多的十来个,少则一个人,总归没有一回是安生的。 ( 明智屋中文 wWw.MinGzw.Net 没有弹窗,更新及时 )

茶暖其他作品<<重生之弃妇翻身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