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-第1203章 认错媳妇
更新时间:2017-01-09  作者: 乡村原野   本书关键词: 古代言情 | 经商种田 | 水乡人家 | 乡村原野 | 乡村原野 | 水乡人家 
正文如下:
»言情小说»»第1203章认错媳妇第1203章认错媳妇文/乡村原野本章字数:5941:

好在清哑不是爱嘲笑之人,也没取笑他,盯了一会就放过他了,遂命人给林世子回话,答应了这门亲事。

次日,巧儿得知消息风风火火赶来,见了郭俭劈头就问:“那个赵燕是将门女子,你能降得住她吗?”

郭俭正在工房里刨木头、做什么东西呢,闻言把刨子一顿,把眼瞪着巧儿,道:“我还降不住她?凭她怎么厉害,在我面前还不得乖乖的。这不来求我了!”得意之色掩饰不住倒求亲啊,好有脸面的!

巧儿狐疑万分,然再怎么追问,郭俭却死都不肯说缘故。

巧儿心痒痒的难受极了,直说臭俭儿不听话了、不好哄了。

赵家来人和清哑议定:郭俭的婚期定在次年三月底。由于郭俭十几年没回家了,顺昌帝特准他两月假期,回乡成亲。成亲后再携妻子去荆州。

方家的大船顺着景江直下,清哑透过舱厅的大窗看向江岸,只见远近烟村散落,田野间阡陌纵横,碧绿的桑田、麦田、金黄的油菜花田交错闪过,江南的风景果然清新柔美,与西北完全不同。

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,她不用回头,也知是方初。

方初在她身边站定,和她相视一笑,无需说话,彼此都能明白对方此刻的心情远行归家的感觉真是好!

虽然方家到处都有宅子,但在他们心中,乌油镇的老宅和清园才是他们的家,便是霞照城内小石桥、青石巷等处都只能算别院。

船到霞照景江码头,岸上,方则和高云溪、郭大全和蔡氏郭勤、圆儿和金大管事等人带着车轿早等候多时了。

适哥儿还没下船就冲岸上叫道:“二叔,大舅舅,大表哥……”

郭俭比他更热烈,高声嚷道:“爹”飞快地冲下船,张开双臂搂住郭大全的脖子,把身子往上一猴,想跟小时候一样猴到爹的身上,用双腿缠住爹的腰;郭大全也用力抱住儿子,想跟以前一样用双掌托住他的屁股。然父子俩都忘了:郭俭如今可不是六七岁小孩子了,现在他的个头比郭大全还高,郭大全如何能抱得住?被他冲得站立不稳,趔趄着往后倒退了两步,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。

郭大全叫唤:“哎哟儿子诶,爹的老腰闪了!爹抱不动你了!”

郭俭双臂用力一扳,扶稳了爹,呵呵笑道:“爹,你”他目光在郭大全脸上定住,觉得爹和印象中有些不大一样了,皱眉道“爹瞧着比以前老相了……”他忽然有些心酸。

郭大全眼睛*辣的,笑骂道:“你都长这么高了,爹能不老?”

郭勤在一旁瞅着高大壮实的弟弟,实在无法和脑海中憨实的小矮矬子对上号,手搭着他肩膀失笑道:“俭儿,你怎么长这样了?”

郭俭把他上下一扫,立即认出是大哥,瞪眼道:“我长这样怎么了?没你高?没你胖?瞧你瘦精精的……”

郭勤一见不好,弟弟十几年的怨气有决堤的倾向,急忙伸胳膊圈住郭俭的脖子,亲热道:“大哥能不瘦吗?想你呀!大哥是日思夜想,食不知味、夜不能寐,以至人比黄花瘦……”

郭俭挣扎道:“又哄我!还是像从前一样坏,鬼才信你!”

众人看着两兄弟忍俊不禁,适哥儿笑得最大声。

当下,大家互相寒暄问候,好一阵乱,又热闹。

码头人多不便久留,高云溪便请婆婆和大嫂上马车,回家再说。

清哑牵着无悔、细妹抱着安哥儿共乘一辆车,安哥儿偏对着方初伸手道:“爹爹抱。要爹爹!”

清哑哄道:“爹有事。跟娘走。”

安哥儿还要闹,忽见莫哥儿走来,冷眼瞅他,他便瘪着嘴,委委屈屈地不敢再说,垂眸扭着自己的小手。

莫哥儿自弟弟能坐会爬开始,每当他闹时,当着人也打、背着人也打。安哥儿虽年小,不知“识时务者为俊杰”这句话,却也会看人眼色了,见每次莫哥儿打了他,哪怕事后被爹娘罚,却依旧安然无恙。一来二去的,他算是品出来了:这个哥哥不能惹!出于趋吉避凶的本能,莫哥儿一瞅他,他便大气不敢出。

清哑对于莫哥儿比方初还能震慑小儿子,很是不可思议。当下,她让莫哥儿也上车,“陪弟弟妹妹说话。”实则看管。

她又吩咐适哥儿跟郭勤一道骑马,然后又瞧方初在干嘛。

方初正和郭大全说话:“……我们吃了饭就回乡下,等俭儿成亲的时候再上来。免得一回来就迎来送往,没个安宁不说,传出去也太张扬。再者我们几年没回家,也有许多事情要处置。”

郭大全忙道:“说的是。你们就先回去。大老远的走了十几天,别说小娃儿,就是大人也吃不消,回家好好养一阵子再上来。”

方初和清哑在城西郭家吃了饭,下午继续乘船下行。

次日上午,一家人才回到乌油镇老宅。

此后两天,夫妻两个都忙着归整行囊、处理内外家务,又将从京城带回来的土仪分送亲友和近邻,打点人情往来。

一通忙下来,方初病倒了。

清哑不免忧心着急。

自她和方初相识以来,他留给她的都是威势强干的印象,除了和谢吟月退亲时把手剁了,昏迷了两日,她就没见过他孱弱的样子。两人成亲后,也大多是他照顾守护她,她也习惯了被他照顾。忽然他一下子病倒、躺在床上了,她可不就慌张了。

她谢绝了一切人情往来,每日亲自伺候汤药、调理饮食,给房中早晚更换鲜花插瓶;他醒时坐在床边陪他说话、为他读书;他倦时在窗下弹琴,使他静心安睡;他无聊时叫了孩子来床边娱亲;等他觉得好些,又早晚拉他出去园中散步,活动身子骨。

如此过了七八日,方初渐好。

这天早饭后,他穿一件银灰色祥云暗纹锦袍,披一领同色斗篷,很闲适地晃悠到前院书房,圆儿急忙赶来问候。

方初靠在宽大的紫檀椅内,问站在书案前的圆儿:“我病的这几日,可有什么大事?”

圆儿笑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。大爷可大好了?”

方初笑道:“好了。也该好了。再不好你大奶奶可要累病了又要照顾我,又要处理家务,又要管教孩子,还要兼顾研发中心人事,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。她也是刚远路回来呢。”

圆儿会意,忙道:“大奶奶这些日子是劳累很了,所以我差不多的事就自己拿主张,不敢去劳烦大奶奶。现在大爷好了,大奶奶也该歇歇了。”

方初点头道:“正是。”

因问道:“外面怎么样?”

圆儿便上前一步,低声道……

一个时辰后,方初出了书房。

回内院的路上,他碰见青竹,问:“你大奶奶现在哪里,做什么?”

青竹道:“虞姑娘来了。大奶奶和她在后园子心亭说话呢。”

方初脚下一转,往后园去了。

虞南梦送了几样新出的织锦来,请清哑鉴定,今年的织锦大会用哪个。清哑嫌屋里闷,命紫竹将从京城带回来的几样锦拿出来,和虞南梦到园内亭子里去坐,仔细斟酌研商。

紫竹走在后面,见前面清哑和虞南梦并肩而行,都是一身紫色衣裙,不过虞南梦的花色不同,便道:“虞姑娘这身衣裳,乍看上去和大奶奶身上的差不多,就花色不一样。”

清哑看了下,确实有些相近。

虞南梦歉意道:“是我疏忽了。”

清哑道:“没关系。”

到心亭坐下后,清哑就今年的织锦大会作了安排,选了几色织锦,要虞南梦到时带去,“无需争第一。用这个就够了。”

虞南梦忙应了。

清哑又吩咐了她一番,便道:“就这样。我要回去叫大爷吃药了。你去忙吧。其他事等我明日去研发中心再说。”

虞南梦站起来道:“大奶奶请自便。这里景色美,又安静,我再待一会,再看看这些锦,仔细想想,看可能有所启发。”

清哑点点头,带着紫竹去了。

方初远远的,就见亭内圆桌旁一个紫色的身影俯首,正专注地写画,周围花草繁盛,春光明媚,都给她做了陪衬。

他慢慢走过去,来到她身后,解下斗篷往她身上一罩,手伸到她颌下系带子,一面道:“外面风大,怎么也不系个斗篷?当心着了凉。我刚好,你可不能再病了。”说着话,早已单手熟练地将斗篷系好。

桌边人回头,满面错愕。

是虞南梦!

那时,方初环绕在她下颌的手尚未收回,依然弯腰伏在她背后,几乎将她抱个满怀,强烈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。

方初看清怀中人,不由怔住:“虞姑娘!你怎么在这?”急忙松了手,直起身子,又后退两步,深沉的目光落在她紫色衣服上。

虞南梦脸涨红,也站起身走出座位,对方初裣衽施礼,道:“我跟织女一道来的。织女有事先走了。我见园里安静、景色也好,就想在这里坐一会,琢磨织锦。谁知冲撞了大爷!请大爷见谅!”

虞南梦这条线该收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《想友一下.》

txt下载地址:

手机阅读: ( 明智屋中文 wWw.MinGzw.Net 没有弹窗,更新及时 )

乡村原野其他作品<<江南第一媳>> | <<丑女如菊>> | <<田缘>> | <<果蔬青恋>>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