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-第1189章 谢吟月私*奔
更新时间:2016-12-29  作者: 乡村原野   本书关键词: 古代言情 | 经商种田 | 水乡人家 | 乡村原野 | 乡村原野 | 水乡人家 
正文如下:
正文第1189章谢吟月私*奔

热门推荐:

谢吟月道:“知道了。”

梅氏的表现在她意料中;严氏自不是梅氏可比的,怎会大摇大摆地来,要来也是隐藏在暗处,也许不会亲自来,而是派心腹前来。

到东华门门口,巧儿下车了。

马车回头,巧儿带着金锁出城。

梅氏急道:“快跟上!”

车夫急忙撵着巧儿和金锁去了。

谢吟月的马车也出城去了。

谁知到了城外,巧儿和金锁走得飞快,比之前乘坐马车溜刷多了,官道上人来人往,她们主仆三拐两拐便不见了踪影。

梅氏急得直跳脚。

谢吟月轻笑:“她倒谨慎。”

巧儿一向古灵精怪,这样谨慎不足为奇,尤其是她还会武功,弃车步行更加方便,来去自如。

谢吟月也未多想,直奔目的地——柳树坡。

梅氏找不到巧儿,也命车夫直接去了柳树坡。

那时,已近酉时(下午五点)。深秋时节,快要立冬了,天黑得早,此时已经是暮色昏昏。柳树坡是一片缓坡,多柳树,在离京城大约一里地的官道右侧,离官道不到半里地。这里安静,可避开行人,若有事也能及时回到官道。

到了坡下,谢吟月便下车来。

她是怕巧儿太过谨慎,不看见她不肯现身。

果然,她一下车,很快从柳树林内走出个穿斗篷、戴风帽的女子。暮色中,她的脸都遮在风帽下,看不清容颜。

谢吟月道:“郭姑娘来了。”

那女子停下脚下。

似乎轻笑,又慢慢走近。

后面岔道上马车内,梅氏见巧儿果然和谢吟月偷偷见面,可见郭清哑**的事是真的。这还得了?

她没了嘲笑的心思,转而担忧起来。为慎重,她要亲耳听见才肯信。于是,她命车夫等人在原地等候,自己扶着贴身妈妈的手向坡上走来。家丑不可外扬,她不敢叫外人听见这**。

谢吟月知道梅氏来了,故意等她靠近些才叫:“郭姑娘……”

一语未了,忽然从树林中冲出一伙汉子,从四面将他们围住,调笑道:“好俊俏的媳妇!**夫在这偷会呢。要往哪去私奔啊?不如咱们大家伙一块乐,还热闹。”这话引起一阵哄笑。

谢吟月心惊不已,看向巧儿。

那时巧儿刚走到她面前两步远,见来了一伙歹徒,一声不吭地就扑过来,一把抱住了谢吟月。

谢吟月顿时感到被一股大力连胳膊带腰都箍住了,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。这还不算,那男扮女装的“巧儿”还凑近了她嘴,一下子就咬住了她的红唇。谢吟月惊恐欲绝,呜呜挣扎。

那些汉子认为他们是一伙的,就向谢吟月等人扑过来。对婆子和谢侯粗暴地挥拳打发;对锦绣和谢吟月则拉扯轻薄;对巧儿也不客气,狠狠推搡道:“滚开!装什么女人!”

柳树坡顿时混乱起来。

坡下,梅氏见坡上忽然冲来一群歹徒对巧儿和谢吟月等人行凶,惊得目瞪口呆。等反应过来就要尖叫,却被人伸手捂住嘴巴往后拖。耳边有人低声急促道:“快走!别出声!”然后就拖着她往坡下跑。梅氏贴身妈妈连滚带爬地跟在后面。

几人跑下坡,梅氏被人塞进马车。

“走!”有人低声命令道。

马车就跑了起来。

马车内,梅氏哎哟声不绝。

她刚才下坡时扭伤了足踝,上车时又碰破了额头,又惊又吓,瘫倒在车内不能动了。

再说柳树坡前,那“巧儿”咬了谢吟月嘴唇一口,就放开了谢吟月,他却转身和歹徒搏斗去了。混乱间,他裹挟在人群中,三转两转就不见了踪影,剩下谢吟月主仆和歹徒纠缠。

幸亏这后来的锦绣是会武功的,婆子也是从小就在谢吟月身边暗中护卫的,也有武功在身,加上谢侯,勉强挡住了歹徒袭击。这是谢吟月想着巧儿会武功,怕她发怒动手,才做了这万全准备。

那些歹徒武功虽不高,却肯拼命,有两个壮汉将魔爪伸向谢吟月,抓住了她。等看清她的容颜,骨头都酥了,眼中射出淫邪的目光,嬉笑着抱住。谢吟月连番受辱,亏得心性坚韧才没晕倒,强忍惊恐厉声呵斥,一面拔下头上簪子刺向抓住她的恶徒。

婆子和谢侯拼命来相救。

急切间,谢侯痛下杀手。

京都府衙孙知府刚落衙,还没吃口茶歇息呢,就有衙役来通报:出了人命了!城外柳树坡发生群斗,死了两个人,被虎禁卫送来了。

孙知府吓一跳,连夜升堂。

谢吟月再次进入公堂受审。

她丝帕覆面,只露出一双眼睛,义正言辞控告歹徒抢劫行凶。

歹徒控告她***夫偷*情私奔,手下仆从还杀了他们两个兄弟,三个重伤。

孙知府问及双方身份、斗殴原因。

谢吟月自称是谢家大奶奶,与六首状元之妻——严夫人约在柳树坡见面,谁知被不知哪来的歹徒袭击。

她知道自己中了巧儿算计,但她若不将巧儿扯进来,如何证明自己清白?少不得说那个男扮女装的人就是巧儿,而不是什么“奸*夫”。巧儿那时也出城了,不管藏在哪,也休想置身事外!

那伙歹徒却是城中的地痞帮闲汉,无意中听人说有一对奸*夫和***席卷了夫家许多财物,约在柳树坡见面,要连夜远走高飞去过逍遥日子。他们便动了念头,要去半路打劫,抢了这不义之财。那奸*夫****纵然吃了哑巴亏,也不敢来衙门报案。谁知财物没抢着,却出了两条人命,又被虎禁卫捉住,他们再不敢隐瞒分毫。

他们还有一段心思没敢在公堂上说出来:就是趁机也尝尝那***的滋味,这可不是人财两得的好机会!

谢吟月听了他们的话,气得浑身发抖。

孙知府问:“奸夫呢?”

一歹徒回道:“跑了。”

另一歹徒道:“那奸*夫男扮女装,见面就和这***抱成一团,亲嘴咬舌。不信大人看她面纱底下,她嘴唇都被咬破了。想是他见我们去了,一慌张咬重了。小人还听见他说话的,分明是个男人声音,不是什么状元妻。”

谢吟月自然矢口否认。

咳咳,我感觉自己太邪恶了!双倍月票来了,又是一六年最后几天,又是水乡接近尾声,请支持水乡!(未完待续。)

完结推荐: ( 明智屋中文 wWw.MinGzw.Net 没有弹窗,更新及时 )

乡村原野其他作品<<江南第一媳>> | <<丑女如菊>> | <<田缘>> | <<果蔬青恋>> |